好酒需好坛,好酒如果没有精美的酒坛与之匹配,其销售额也会大打折扣也会大打折扣。但是在众多酒坛中,到底是独具中国特色的陶瓷酒坛更能吸引消费者还是运用新型材质的玻璃酒坛呢?近年来随着包装在产品市场中的崛起,曾经让人不屑一顾的陶瓷酒坛,如今异军突起,发展迅速、种类繁多,一改“酱油坛式”的老面孔,出现了百花争艳的繁荣景象,让人目不暇接,其中更是增添了不少艺术性、思想性和科学性,并作为一种文化景观,登上了大雅之堂,成为酒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小小的酒坛早已超出了容器的概念。从茅台、五粮液、剑南春、泸州老窖、洋河、酒鬼到地方一线品牌,就是这个小小的酒坛,承载着无数企业的品牌梦想以及文化诉求。酒坛也从简单的容器变身成为一种高层面的酒文化载体。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也是传统的礼仪之邦,礼仪落实在形式上有诸多讲究,单从陶瓷酒坛来说,就呈现出丰富多彩的酒文化。

过去民间的传统陶瓷酒坛注重实用性,而现代的陶瓷酒坛则增添了艺术性、思想性和科学性,尤其以陶瓷材质为代表的现代陶瓷酒坛,更是内涵丰富,已经超出了仅为盛酒容器的概念,赫然变为一种特有的包装艺术品类和雅俗文化的载体。艺术陶瓷酒坛受到青睐,预示着传统文化的回归。风雅不仅是举止,更是一种心态。也许有人热衷豪饮,但提倡细细品尝,适量饮酒有益身心。这是一种用心品味的态度,如同品味人生。否则,做那猪八戒吃人参果之态,不仅白白浪费珍馐,少了很多乐趣,更有狂饮伤身的隐患。

几千年来,酒坛的材质是不断变化的,主要根据当时的生产工艺和技术来决定。远古时期,主要是竹、木、匏、果壳和动物角等自然界形成的天然容器;新石器时代至夏代,以陶器为主流,并出现了少量的铜器和漆器酒具;商周时期,随着青铜器的普及,铜酒具占了主导地位,陶器退居“二线”;秦汉时期,盛行漆器,并出现玉酒具;从魏晋到唐宋明清时期,瓷酒具一直稳坐霸主宝座,美酒与陶瓷都是我国值得大书特书的“国粹”,两者结合,使酒具增添了无穷的文化底蕴和厚重的历史情怀。这一时期也有不少金、银、玉质的贵重酒具;从民国至今,我国一直以玻璃酒坛唱主角,并大量采用陶瓷酒坛,另外还有少部分用铝、镀锌、铁皮、塑料、不锈钢、人造水晶等制作的酒坛。现在,酒坛的材质越来越多元化,有镀金、镀铜、铁、锡、不锈钢、陶、紫砂、瓷、木头、竹子、玻璃、牛角、胶木等。各种材料的酒坛显示了不同的特性和风格。有的华丽珍贵,有的庄重大方,还有的体态轻盈。如镀金的七层宝塔坛,镀铜的贵州老窖大炮坛。贵州、广西利用当地的特产资源牛角和竹子制成各种特色酒坛。云南十八怪,烟斗当酒卖的烟斗酒坛受到青睐。常见的酒坛有陶瓷坛、玻璃坛、塑料坛等,其中陶瓷酒坛似乎更受欢迎。酒坛越来越多姿多彩,出现了百花争艳的繁荣景象,并作为一种文化景观,登上了大雅之堂,成为酒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